太阳能热发电蓄势待发

时间:2019-09-24 15:51来源:国家光热联盟
  太阳能热发电是太阳能利用的重要领域,太阳能热发电由于带有廉价的储热系统,不依赖气象条件可连续发电,成为清洁低碳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推动我国太阳能热发电技术产业化发展,我国于2016年9月确定了第一批共20个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名单,总计装机容量134.9万千瓦,分别分布在青海省、甘肃省、河北省、内蒙古自治区、新疆自治区。
  经过3年的时间,目前示范项目中已经有4个示范电站并网发电,装机容量250MW;另有4个示范电站将在2020年6月30前先后投运;还有8个项目(共51.4万千瓦,占总示范规模的38%)因电价退坡机制不明确等政策性困难,导致项目未实质性开工。
  太阳能热发电带有低成本、大容量、长寿命且安全环保的储热系统,与其他储能方式相比优势明显,可以发挥调峰电源以及基础负荷电源作用,对于电网稳定安全运行、提高可再生能源占比和支撑“一带一路”中国能源解决方案意义重大。
  首批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是我国首次大规模开展的太阳能热发电利用示范工程,提出了多种适合高原高寒地区电站建设的世界首创技术路线,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通过首批示范项目的建设以及对于太阳能热发电发展前景的预期,我国已经打造形成了相对完整的装备制造产业链和人才队伍,具备了一定的国际竞争能力,获得了一些国际项目的总承包合同,向世界输出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为太阳能热发电产业下一步优质快速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根据国家光热联盟《2018年度太阳能热发电及采暖技术产业蓝皮书》,截至2018年底,我国具有槽式玻璃反射镜生产线6条,槽式真空吸热管生产线10条,机械传动箱生产线5条,液压传动生产线2条,导热油生产线3条,熔融盐生产线3条,定日镜生产线5条,槽式集热器生产线3条。从2017年开始,我国产业已从国内市场迈向国际市场。2018年7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联酋《联邦报》、《国民报》发表的题为《携手前行,共创未来》的署名文章中指出“中阿合作建设中的迪拜700MW太阳能热发电项目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太阳能热发电站”。2019年我国公司参加总包的摩洛哥250MW槽式Noor II和150MW塔式Noor III电站相继投运。我国企业在非洲、希腊、智利等地积极寻求国际市场。
  太阳能热发电站使用带有储热系统的汽轮机发电模式,具有传统发电方式(火电,核电,水电等)的功率和频率稳定特性,属优质电源。国内外也正在积极研究促进成本大幅下降的路径,例如,在技术上正在进一步探索实施光热发电与光伏组合的混合电站,充分发挥两种技术路线优势,执行峰值峰谷电价,凸显光热发电电力品质价值,建设更加稳定,电网友好的低碳型可再生能源电站。2019年建成投运的摩洛哥Noor太阳能发电综合园区总装机580MW,其中太阳能热发电510MW和光伏发电70MW;2019年6月启动的摩洛哥NoorMidelt 项目总容量1600MW,由600MW太阳能热发电和1000MW光伏发电构成;在已建成光伏项目1000MW基础上,2018年启动的迪拜太阳能园区四期太阳能混合发电项目总容量950MW,包括700MW光热电站和250MW光伏发电。美国能源部和我国科技部先后启动了超临界二氧化碳太阳能热发电关键基础问题研究,为未来太阳能光热发电成本大幅度下降进行攻关。
  导致部分示范项目未能按企业预期投产的主要原因主要两个方面,一是技术上,太阳能光热发电的技术含量高、创新性强,示范项目定位于示范,技术路线多样,且部分是全球首创,在实施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从而影响到进度。二是政策方面,地方政府和银行在用地政策和融资方面对创新性行业的支持体系还有待完善。
  “2019年以后国家将根据太阳能热发电产业发展状况、发电成本降低情况,适时完善太阳能热发电价格政策,逐步降低新建太阳能热发电价格水平。”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太阳能热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中这样表示。一种新能源环保产业发展之初需要政府扶持,政策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对产业发展至关重要,期待国家相关职能部门能够组织行业总结首批示范项目的经验,在“十四五”以及后续期间创新太阳能热发电产业支持政策,电价稳步退坡,营造更加稳定的政策环境。

热点排行榜

推荐图文